🔥www.553456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17 00:59:32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17 00:59:32

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我什么也没说走出了治疗室。患者很瘦,眼睛空洞洞的,就像指环王里的“咕噜”。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眼神感觉都是那么的涣散,儿子在一旁不忍心看,低着头默默流泪。但是您知道吗?十年前我的经验不足,真正救您的不是我的技术,而是我当时那份热情、那份坚持、那份执着,是您和您的儿子对我的信任让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名好医生。“xx床什么病?”我跑到医生站抓住我一个哥们问。我无情地拒绝了,他失望地离开了。就连别的病床的病人知道这件事后,也都在关心询问着老汉的病情。我记得换药时我拿出高渗盐水的那一刻,主任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,他没有说什么,但是我感觉到从那之后他开始经常出入这位患者的病房了,开始询问家属、安慰、鼓励、陪伴......我记得是第5天开始,患者烧退了他开始能吃东西了,不再抵触我了,见我的时候也呵呵地咧着嘴笑。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

“哦,过来看看。我把患者的儿子叫到了医办室,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会屋里就我们两个人,还没等我问,他就抢先开口了:“医生我感谢您能收治我爸爸,您虽然年轻但是我相信您,我不求我爸能治好,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太痛苦。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出院时候怎么没换个药再回来啊?“我问患者儿子。

作者:高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医生供稿:医路向前巍子ID:yiluxiangqianweizi

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多么伟大,但是当我看到这位家属带来的患者后,却怎么也没想到,就是这位患者整整“折磨”了我三个月......患者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,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他躺在一辆被拆了座椅的面包车上,身下垫了一个被子,身上被绷带包裹得像一个木乃伊。”我听着他的讲述,看着他泛红的双眼。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”“真以为你不在我们就不管吗?别说,你这20多天的换药还真有效果,现在创面比他来的时候强多了,下次再换药的时候你要注意......”师兄边操作边提醒着我。那天我和他的儿子在医院门口的小店喝了个烂醉。

他好奇地打量着我,不知道他当时内心在想什么,偶尔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可能是换药的疼痛引起的。

于是每次我吃饭前都拨出一些菜和肉给他,我记得我那会还给他买过牛奶喝,买水果吃,偷护士的零食给他吃。

我把患者的儿子叫到了医办室,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会屋里就我们两个人,还没等我问,他就抢先开口了:“医生我感谢您能收治我爸爸,您虽然年轻但是我相信您,我不求我爸能治好,但是我也不想让他太痛苦。

患者出院几天后。

我知道我这些天的努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,那个时候我感觉我不是孤军奋战了!我又特么的哭了。

他好奇地打量着我,不知道他当时内心在想什么,偶尔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可能是换药的疼痛引起的。

十年前,刚参加工作的我,在一家二级(社区)医院工作,具备二级医院的职能,同时也能让老百姓享受社区医院的报销比例。

这个医院周边都是乡镇的老百姓,都是很朴实的农民。

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

“我家穷,就靠我平时打工和养点羊维持生活,这一下子完全地把我掏干了,我都活不下去了,我知道咱们医院报销比例高,咱们的费用比市里要低多了。我很感谢家属的理解,其实患者的这个病和烧伤的治疗是没有关系的,但是患者病发在医院,许多家属肯定会产生质疑,但是他的儿子并没有,因为这段时间他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。

出院时候怎么没换个药再回来啊?“我问患者儿子。

但在演艺明星离个婚、生个孩子都能刷爆人们眼球的当下,我希望一个为非亲非故之人流泪的医生,一个一心一意去救死扶伤的医生,比演艺明星更红!更紫!天看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高巍医生写下的这一幕,让我潸然泪下。

两天后,我对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了。